Harry/Eggsy 逆不可
喜歡傻白甜的故事
我家哈叔長年沒吃藥就是個蛋蛋廚SO慎入www

【HE】❤ + ⚾️

感謝太太給我的生日賀文!🙏小柯基太可愛www

以償_。:



※敬告:這篇是baby小柯基~生子設定,請斟酌食用<(_ _)>












※ ※ ※










 


(全──壘──打──!)


 


 


 


若是引用大數學家名聞遐邇的「給我一個支點,我能舉起地球。」改寫為小朋友的詮釋,興許是「給我一個焦點,我能踏上每一顆星球。」再調皮一點大約是「快點,我要每個人被嚇得掉下眼球!」或者,眼球是被氣得不停翻動。


在Hart家,最新的座右銘簡稱為「小、不、點──」不過,地球與眼球仍堅守崗位,被當成皮球踢來踢去的不是玩具,更像是雙親。


 


會爬會站的小寶寶喜歡什麼遊戲?


最近,他們家的小傢伙喜歡擲飛盤──在床上或沙發扔一切小手可觸及的物事,稀哩嘩啦天將喜雨般落在地板,再由大人逐一拾回,千叮嚀萬交代不可以亂丟囉,嬰兒床內的小人兀自滴口水呵呵笑,分明家長猶在場訓話,小胖手抓起一件玩具又是往外甩,自投羅網成了現行犯。


 


「DADA──PAPA!啊噗嗎喔,啪啊NI!Ann哪哪啵──」


 


重複十來趟甚且幾十遍,實在撿得腰痠背痛,對高官政要也不必這般鞠躬哈腰,狠下心不理會滿地玩具,兩個大人癱在大床,一口氣還沒喘夠,小床裡,將滿十一個月的大爺又大呼小叫附帶尖叫要玩,把知道的不認得的人通通點名一回、或發明更多疊疊字狀聲詞,不論男女老少高矮胖瘦,會把玩具撿回來的,都能被冊封為嗶爵士。


是的,就是J.B.的「嗶」,承蒙Hart家小王子青睞,願意將大人納入小人國領土,重重賞賜是一包黃金尿布。


 


「小、不、點。」


 


業已累得咬牙切齒,偏偏小寶寶不懂雙親的疲憊,揮著兩只小胖手依舊要玩,真想拍拍那個小頑童的小屁屁。


好容易,嬰兒床裡身兼惡魔的小天使終於玩累了,咿咿呀呀向爸爸爹地討抱抱,奶香的小娃娃捉著大人的衣襟,黏糊一串寶寶語和更多口水,大眼睛慢慢眨呀眨,不久,呼嚕呼嚕睡得好熟好香。


抱著寧睡的小寶貝,老紳士和小騎士心頭又一次融化,唉不計較不比較,好好睡一覺。


 


然後翌日,大人繼續被小人當狗遛,毋須項圈就會自己回來,小王子的治理手段真是厲害。


當然,聽在魔法師耳中,比起小教子生病或長牙,這點芝麻小事根本不足掛齒。


 


是不是呀,好像小狗狗在地盤做記號,喜歡的人要沾上自己的味道。餅乾屑不是為了招螞蟻,而是因為在家裡,每一處都能留下安心的氣息。


因為,我最喜歡最喜歡你。


 


這日,他們洗浴後又陪小傢伙玩了一會兒遊戲,可沒多久,魔法師捎來一通電話,老紳士便至書房處理,小騎士只得單槍匹馬捨命陪王子。小寶寶這幾天熱愛鬼抓人──或者說,小鬼抓大人──小娃娃在嬰兒床內、扶捉圍欄追著雙親,各種快樂的尖叫與笑聲合奏,小屁屁顛呀顛地樂此不疲。


 


「叭啊──!」


 


手搭在邊欄,沿著小床踅了幾圈,小騎士佯裝給抓到了,抱起小傢伙親了好幾口,小寶寶開心地咯咯笑,一雙小胖腿蹬呀蹬,噗嚕嚕一灘津唾糊了爹地滿臉。


 


「小不點先生,請問你要睡了沒?你玩十次鬼抓人,你爹等於投胎十次了耶。」


 


「啵啊嘛、啾──」


 


伸出圓圓指頭,咿咿呀呀指著嬰兒床,小娃娃示意遊戲繼續,小床內的枕頭、被被以及布偶俱給踩出了印子,不僅圍兜兜,扶手好幾處也抹了口水,稚嫩的童話比時潮氾濫。


之後,餵了睡前奶,小寶寶吃得不多,拍了幾聲奶嗝,換老紳士接手陪小傢伙和刷牙,小騎士終於能休息片晌。


 


「爸爸幫你的小牙齒洗澡,爹地剛剛和小不點玩什麼,嗯?爸爸在書房都能聽到你的聲音。」


 


「叭噢──」


 


以紗布替小白牙清理,小娃娃許是想磨牙,故意在大人的手指咬了幾下,雖不太疼,但老紳士仍稍微裝出疼痛的模樣,小傢伙以為自己得逞了,呵呵笑得好不快樂,小嘴巴自然張開,乳牙三兩下讓老紳士清潔溜溜。


又磨蹭了頃刻,終於吃也吃飽了、玩也盡興了、尿布也乾淨了,小寶寶打了幾個呵欠,趴在老紳士頸窩,隨著輕晃的腳步,舒舒服服入睡。


把小傢伙放進盈滿奶香的嬰兒床,蓋好小被子,花豹玩偶今晚和小王子共枕,該能織一疋甜美的好夢。


 


踏出嬰兒房,即看見小騎士仰躺在床上,酒紅睡袍鬆鬆地繫著,米色睡褲底下探出兩只白皙腳丫,老紳士笑著走上前,才坐上床,小騎士扭啊扭過來,挨著他宛若撒嬌的親暱。


 


「辛苦了,親愛的。」


 


輕輕捋開小丈夫的額髮,老紳士將床頭燈調得更淡幾度,睡袍交襟有一處染得較深,是給小傢伙的口水染濕的。


 


「下次丟給Merlin帶一天,他就知道小不點鬧起來有多皮。」


 


在老丈夫的掌心蹭了蹭,小騎士放鬆於這樣輕柔的撫摸,幾枚指繭擦過眼皮有些癢。


相較小寶寶,老紳士的體溫一向稍涼,是故每每探入小騎士體內前,總會先行將潤滑一同搓揉溫熱。


 


關上燈躺進被褥,老紳士與小騎士相擁,拿定主意要睡了,畢竟消耗小娃娃體力同時,他們也忙碌了鎮日。


然而,剛才明明睏得不願再睜開眼呢,小騎士卻有意無意讓下身貼緊老紳士,直到腰際被不重地捏了一下,憋不住的笑意這才溜出唇角。


 


「我以為你很睏了,Eggsy?」


 


唇語拂過小騎士髮間,老紳士薄懲地在飽滿的臀部掐了一把,旋後,頸部給小騎士逗引地啄吻,下腹隱隱微熱,一時半刻難以入眠了。


 


「你兒子把我們當球丟欸,Harry。」


 


舌尖促狹地舔過老紳士的喉結,小騎士拉扯彼此的睡褲,睡袍繫結早給鬆開。


 


「不想玩玩看真的球嗎?」


 


拉著老紳士的手探入褲內,小騎士在感覺對方的指尖一頓時,滿意地勾起唇線。而幕色寧謐。


 


 


──嘿,球棒和球萬事俱備了,不打嗎?


 


不小心延長賽的話,就多打幾顆觸身球吧。














×Fin








不知所云記:




最後兩句是我胡謅的請勿當真(艸)查到界外球有從後面來的意思AWA←都在看些什麼#


咩嘿 @HEU無 無太太生日快樂\>W</pocky日讓夫夫好棒棒AWA(講人話#)啊但是這篇不會收在今年的小柯基本,因為這樣就沒有88諧音了(到底堅持什麼囧),所以就、呃,如果有緣就明年吧(艸)


之後要卯起來趕本子新番了,咕奈>__<









评论
热度(35)
  1. HEU無以償_。 转载了此文字
    感謝太太給我的生日賀文!🙏小柯基太可愛www

© HEU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