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Eggsy 逆不可
喜歡傻白甜的故事
我家哈叔長年沒吃藥就是個蛋蛋廚SO慎入www

[KSM][Harry/Eggsy]With you Forever-01-

注意事項

  1. 這篇就是禮拜一那張受傷蛋塗鴉的正文

    點這裡

  2. 雖然給了月月一些設定不過因為我沒有仔細限制所以月月的跟我的是不太一樣的故事

  3. 希望我趕稿之餘有空更這篇

  4. 以下正文開始

  5.  @一颗废橘🍊  @半颗废桃🍑  @以償_。  @冥見(Meiken)  @馡羽.月  @星星与甜橙   @evelynhsieh 

 

 

 

 

左眼疼得發熱,艷紅的顏色自小男孩的額間滴落,在空氣中墜落,將銀白色的霜雪染的鮮紅。

滿是傷痕的小小手掌下意識想抓緊心愛的橘色貓咪布偶,迴盪在腦海內的,卻是酗酒成癮的母親的哭喊及酒後暴力。

 

無法代替父親的存在。

 

無法安慰母親的自己。

 

冰冷刺骨的寒意襲捲了小男孩的意識。

他想哭,卻發不出聲音。

 

如果能用自己換回爸爸,讓媽媽開心就好了。

 

母親從父親去世後,幾乎不再看他一眼。

充滿酒精的髒亂公寓,喝醉酒的母親總是抓著小男孩大哭,或者將仍需要母親的關懷照顧的小男孩推開。

 

『為什麼不是Lee!如果你是Lee就好了啊!』

 

雖然不是有意的,但每次被母親推開的小男孩總是被那過度的力道推倒或撞到傢俱,導致身體盡是青紫的傷痕,但小男孩從一開始的害怕哭泣,到現在面無表情的挨打。

 

因為哭的話,只會被打得更兇。

 

然而在剛剛,小男孩的母親在下著雪的寒冷天氣將穿著單薄舊衣物的他趕出門,隨手拿的酒瓶砸中小男孩的額頭,那一瞬間,小小的身體自樓梯上跌落。

 

 

──媽媽不要我了──

 

 

在意識中斷時,小男孩終於閉上眼睛,小小的眼淚自稚嫩滿是傷口的臉上滑落。

 

 

 

 

 

 

 

 

 

「Merlin,那孩子現在怎樣?」

Harry滿身寒氣的下飛機走向迎面而來的軍需官,只見對方的臉色不比他好哪去。

 

「狀況很糟,除去身上大大小小的舊傷,他的眼睛被重物砸到視力可能受損,肋骨斷了兩根,幸虧後腦接觸的是雪,只有輕微腦震盪,但他穿的太少了,現在還在發燒中。」

 

「該死的!」本以為Lee的妻子會好好照顧這孩子的,卻沒想到那本來溫柔的女人居然因為Lee失控到這個地步!

 

「Lee的妻子個性突然轉變似乎是有原因的。」

雖然對Michelle頗有言辭,但Merlin呼出一口氣,還是調出自己的調查。

 

「前陣子我們追查的販毒集團似乎以倫敦幾處酒吧為據點,趁酒客們喝醉時強行將毒品注射進他們體內,讓受害者上癮後,以此為要脅,逼他們高價購買他們的毒品。」

 

Harry聽著,神色變得更加陰沉了。

 

「據我的調查,Michelle在Lee死後的一個月後,上了某間酒吧,一個沉醉在悲傷的女人,恰好是那些人最好下手的對象,更別提上癮後Michelle因沾染毒品性情大變。」

 

「……這不能改變,她是個不稱職的母親。」

Harry繃著臉,嘶啞微怒的咬著牙說著。

 

「但,這也是我們的錯誤造成的。」

 

一提到Lee,男人們周遭緊張的氣氛稍微緩和了很多。

 

「將Eggsy的監護權改到我名下吧,我相信,Mrs.Unwin現在無法照料他。」

Harry拿下眼鏡揉了揉鼻樑,Merlin表示贊同。

「交給我處理,我會讓Mrs.Unwin戒掉毒癮。」

 

Harry戴上眼鏡,調整了袖扣及肩背帶,眼神寫滿了怒氣。

 

「那麼,我想我得盡快在Eggsy醒來前,處理掉那些罪魁禍首。」

 

 

 

 

 

在Harry的怒火夾雜洩憤之下,販毒集團一個不漏的全數被抓,這個任務出動了圓桌將近一半的騎士,有部分是Arthur指派的,畢竟,傲慢的王者無法容許自己的領地發生這種骯髒的事情。

 

 

剛結束完一個月的任務,又馬上趕著去抓捕販毒集團,此刻的Harry是極需休息的狀態,連那嚴肅固執的Arthur都看不下去勒令Harry必須馬上回家休息一個禮拜。

 

但此刻的Harry,心思全掛在Eggsy身上,無法停下一到總部馬上踏進醫療部的腳步。

 

 

「Galahad,我記得你現在是被勒令休息的狀態,怎麼不回家?」

 

醫療部的領導者Morgan挑著眉,看著一向儀態完美的Harry難得任衣角沾血不做任何梳洗的跑來醫療部,內心有些訝異著。

 

「沒有見到Eggsy我不放心。」

 

「那孩子還在觀察期,你一身髒亂不准給我走進加護病房內,去把自己弄乾淨再進來。」

拿筆敲著手上的紀錄板,美豔的女性挑眉趕著Harry去搞定自己的儀容,為了Eggsy好,Harry只得照做了。

 

 

在Harry一身清爽換上輕便的襯衫長褲後,終於獲准進入男孩單獨的病房內,意外的是小小的孩子躺著的大床旁,不知道何時佈置了一張乾淨溫暖的床鋪,想必是Morgan讓醫療部的後勤們準備的。

感謝了一下同仁們的貼心,Harry走上前,靠近Eggsy。

 

映入男人眼中的是靠著呼吸器微弱的維持那稚嫩的生命的小小孩。

 

在男孩大大小小的瘀痕及被包紮的外表下,是一具長期營養不足,瘦得沒幾兩肉的身體。

 

Harry喉頭一緊,苦澀疼痛湧進胸口。

 

 

……如果能早些發現就好了。

 

 

伸出手,Harry碰了碰那包滿繃帶的額頭,皺著眉看著Eggsy那被緊緊包紮的左眼。

望了許久,Harry探了一口氣,隨即抹了抹臉,隨意躺在Eggsy旁邊的大床,看著毫無反應的孩子,任疲憊帶走意識。

 

 

-Tbc-

 

終於把禮拜一塗鴉的那張受傷蛋寫了一點出來了,結果這篇居然超越王子蛋跟ABO蛋先出生(X

 


评论(38)
热度(92)

© HEU無 | Powered by LOFTER